第四緯度的設計

10/05/2018

策略性的問題求解

2015年國際設計組織WDO第四次更新了官方的工業設計定義,工業設計被賦予新的內涵與外延:“工業設計是一個策略性的問題求解過程。通過創新的產品、系統、服務和體驗來驅動創新,謀求商業成功,并實現人們更好的生活質量。工業設計在客觀與可能性之間架起橋梁。它是一門試圖通過輸出產品、系統、服務、體驗和商務來創造性地解決問題,并協作提供解決方案的跨學科專業。工業設計的核心是將問題轉化為機會,并提供一種更理想的審視未來的方法。它將創新、技術、研究、商業和顧客聯系在一起,為經濟、社會和環境領域提供新的價值與競爭力。”
 
回顧WDO官方以往的若干次修訂,從1970年開始,工業設計被定義為解決工業生產的問題,到2006年,工業設計的活動被拓展至服務、系統的構建,2015年的修訂版不痛不癢,越來越像行政職能劃分的紅頭文件。國內兩院院士路甬祥在2014年提出,設計進入知識網絡時代以后,可以用設計3.0來表征,從經濟發展的角度闡述了設計創新服務于商業和產業經濟的指向。新技術的影響,新經濟的需要,設計作為創新驅動重要的一只輪子,設計定義的模糊不清,正反映了設計專業和設計師職業已經落后于社會經濟的實際需要,極有可能成為中國經濟轉型變局中又一個扶不起的阿斗。
美國卡內基梅隆大學前設計院長布坎南教授提出了的設計與問題的領域框架。從純粹設計哲學,區別于商業、管理的學科邊界,他認為設計經歷了四個層級的發展:
第一層,二維的設計,是人類溝通交流的一種符號、標識、圖像等的創造;
第二層,三維的設計,是產品等物質實體的建造;
第三層,就是行動交互層面的一種活動、服務、過程或體驗,加入了時間維;
再往后發展,即有更多復雜因素的整合,即系統、(政府)組織與環境等方面的設計內容。圍繞這四個層級的內容復雜性發展,很多學者都在重新思考今天的設計體系。
 
我們可以看到這些從二維、三維到服務、過程及體驗,到系統、商業(環境)、教育,甚至是管理組織的重構。與管理學、商業在研究的對象方面越來越多的交集,設計學成為與管理學、商學類似的跨學科專業。而問題是這種設計范疇的延展,對于設計學科內部問題的解決并沒有多少好處。
 
譬如,設計或設計師作為企業職能的一部分,一直在企業管理流程體系中不被重視,大部分企業管理者也不具備經驗來進行設計活動的有效管理。當設計師面向復雜的系統、社會組織、環境等問題求解時,在實施過程中同樣面臨著效率低下的管理問題。因為管理水平不足,最終可能導致設計結果差強人意,進而影響了管理者對設計價值的判斷。為了達成設計目標,經常需要把研究、技術和商業問題聯系起來,設計方法學中最新的設計流程、方法工具很多來自于商學院,而不是設計學自己的原創,比如卡諾模型、波士頓矩陣。設計方法學的先天不足與后天的理論嫁接,也影響了專業人士對設計專業價值的評價。所以說設計學在今天面臨的挑戰不是設計外延不夠寬廣,不在于我們時刻擔心我們設計的能力不能協助解決更多的社會經濟問題,而是設計師的主體性一直被誤讀,導致設計行業的整體面貌模糊。
從布坎南教授所定義的設計與問題的領域來看,前兩個領域的主體性已經廣泛被社會所認同,而后兩者涉及到設計的主體間性,以集體互動為特征的設計,其中最重要的維度就是時間維度。在物質過剩、技術飛速更迭、商業模式創新層出不窮的背景下,設計的對象如果只局限于二維或三維的空間,不足以解釋我們在互聯網經濟發展中看到的現象,也不足以應對那么多設計的復雜性問題。
 
前南科大校長朱清時教授曾撰文說:量子力學可能改變我們現有世界觀,人類的主觀意識是客觀物質世界的基礎。其假設來自于對態疊加和坍縮的原理的解釋,大膽預言了客觀世界從不確定性到確定必須有意識的參與,從世界的測不準到測得準的干預即人的意識的參與。這個觀點可以延伸出來一些有趣的關于設計問題的觀點:其一,設計在處理問題求解過程中,存在著不確定性,在我們人類心理認知范圍內的二維、三維的設計對象是確定的,而與這些圖形符號以及產品實體關聯的交互體驗、服務系統有很大的不確定性。其二,現代設計的復雜性與矛盾性越來越集中于洞察交互體驗和服務系統的不確定性,似乎人單體的意識以及既有經驗無法解釋我們今天面臨的復雜性問題,在一個時空切片內的人類群體意識通常無法預見,所以迭代設計的過程相比較設計結果的正確性更加重要。現在互聯網設計所倡導的參與式設計與迭代開發,恰恰印證了這一點。
安徽快3开奖号码